六四那一年,我才五、六年級,不知道血腥鎮壓的恐怖,不曉得何謂歷史的傷口。

還問大人,什麼是「又次天安門事件」?

很久的後來才知道,原來是「六四天安門事件」。

民主運動本來就不是小孩該關心的事。
我只擔心不會唱偶像小虎隊也參與合唱的「歷史的傷口」。
所以每天跟弟弟都鬼吼著:「矇上眼睛,就以為看不見;摀上耳朵,就以為聽不到…」
對於不懂自由可貴的我們,當真是好傻好天真。

二十年過去了,新聞裡出現當年的民主鬥士吾爾開希,明顯的已被台灣的民主養胖。
壯志未酬,膽固醇已快將滿腔熱血淹沒。

六四當天,台北下了一整天的雨,香港的抗爭依舊。

雨後的涼意裡,我煮了一鍋「竹筍排骨湯」,暖暖我下班時被淋濕的體溫。
邊喝著湯,邊看著新聞裡的紀念影像,突然好想……轉台。


shin915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