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港路上的木棉,一到春天就綻放的如火如荼。
以前寒假結束,最喜歡騎ㄅㄨ看看哪一棵木棉樹偷跑,不小心吐信洩漏春的訊息。 

成大附近有幾家民歌餐廳,慘綠又苦悶的高中時期,總喜歡點歌來聽。
 
我最常點的就是王胖子的木棉道,跟未央歌一樣,聽了總讓我對大學生活心生嚮往。 

因為木棉道而愛上木棉花的心情,上大學後變本加厲。
 
拍照護貝當成書籤是最基本的,花癡不都是這麼花癡的。 
同學從停車場走進教室,總會帶一朵木棉給我,春天就看著桌上的木棉癡呆了好幾堂課。 

某年,發花癡的課堂上不小心寫了句「中港路上的木棉花又開了」,還來不及改就被贓到。
之後這句陳腔濫調被笑了好久,從此再也不敢拿木棉作文章,怕把心愛的花朵寫弱了,也怕再被班上的寫手們訕笑。
我也間接學會落筆第一句的重要性,全文精不精采的命運由落筆的瞬間決定,簡直跟「落土時」沒有兩樣。
 


當時走過花落的街道,看到一朵朵被踩爛或過熟落地的木棉,都覺得感傷。
 

木棉落地了,春天要過了嗎?
 

「是的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 


回頭想想,小女生實在有夠噁爛的。
 


年少癡傻已過,纖細浪漫已不復存。
 
從青澀走向輕熟,我還是很喜歡木棉。 

再回到一樣的路上看著一樣的木棉,心情很激動。
 
我已走向趕路的人生,汲汲營營、庸庸碌碌。 
木棉還是姿態美好的留在原地,從容的花開花落。 
我還是願意待在路邊,發一整個下午的呆,暫停時間的碼表,輕拾整路的回憶。

shin915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