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看了一些非主流的影展電影,之前的刻板印象如沉悶、艱澀及抽象等,難以親近的疏離感,也漸漸打破。
非主流反而不譁眾取寵,取景的用心補足了沉悶缺口,倒不妨當作一場視覺旅行。


一個不經意的轉向,遍尋不著的答案或許正等在那兒。


多年前與父親爭執,負氣到城市裡工作的年輕人,安端。
住的房間凌亂狹小、餐廳的領班又冷眼相向,表面風光的生活其實並不得志。
漫無止盡又無法改變的日子,在父親病後,得到了拯救的機會。

當下的安端根本沒有被拯救的感覺。
他一點都不想回去鄉下,跟父親一樣沒出息的守著那一爿餓不死、也無法擴充成超市的雜貨店。
要不是爸爸生病,媽媽沒辦法一個人顧店,他也不想回去鄉下。
要不是哥哥忙著髮廊的生意,也輪不到他回去繼承家業。
要不是跟媽媽借了錢,讓暗戀的女孩去西班牙唸書,他也不用回家幫忙顧店還錢。
對城市的依賴,讓他無法心甘情願的反璞歸真。



安端的家鄉,位於普羅旺斯的山區。
山區裡住著很多行動不變的老人。
安端的父親,除了那一爿雜貨店外,每天還會開著流動店鋪車,去服務山區裡不方便的老人們。



開著店舖車做生意,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。
安端以為是交易,其實服務才是目的。
所以他無法接受不正常的交易方式。
比如說賒帳、以雞蛋換豆子或是順便幫買菜的老太太去教堂禱告等等。

剛開始安端的態度很強硬,立志要改變老人們的交易習慣。
這些老人們也很鮮,不是對他冷言冷語、故意刁難,就是跑去跟安端的媽媽「投」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個老人。

一個是喪妻的老阿公。
老人常常會忘記傍晚時雞趕進來了沒,雞舍裡的窗戶年久失修,雞常常會從窗戶的缺口中飛出去。
一開始,安端將店舖車停到老阿公家門口時,老阿公拿了四顆雞蛋換了一瓶豆子,阿公說這是老規矩。
有一次,老阿公看到安端來,就直接跟他說,我今天沒有雞蛋可以換豆子了,不如我帶你去雞舍裡碰碰運氣。
我想,這時候的安端應該是有點不忍的。
後來老阿公愈來愈癡呆了,時而清醒時而胡言亂語,安端也幫他把壞掉的窗戶修好,因為他知道阿公再也無力將跑出去的雞捉回來。
甚至安端也將雞舍裡的蛋,放在店舖車裡兜售,以換取一些現金給老人。

另一個是搞怪老阿婆。
從一開始處處刁難安端,比如說買郵票之類的無理要求,到後來請安端順道載她去鎮上燙頭髮,甚至還送他果醬。
這個阿婆超可愛的,我好喜歡她。



從兩個老人的片段,可以看出安端是愈活愈有人味了,不像剛回來鄉下時,滿身都是城市裡的銅臭味。
情感的價值不是四顆雞蛋、三顆番茄可以衡量的,漸漸的,安端也了解父親不願意停駛店舖車的用心。
還有隱藏在交易之後的,濃濃的普羅旺斯人情味。

這是一部很舒服的片子。
看著普羅旺斯的美景,想像恬靜知足的山居歲月。
如果我是那群老人,每天一定超期待著店舖車的到來。
或許只是聊聊天或買一塊乳酪,生活有期待多美好,即使只是期待一台商品不甚齊全的店舖車。

當然,這部片子也有愛情元素。
舒服的片子就連描寫愛情的方式也很舒服。
男主角剛開始只是暗戀,在一起彩繪流動車的夜晚,與女主角激起了火花。
女主角年輕失婚,打算重拾學業去西班牙唸書,但愛情總是不預期來臨。
開學前,她決定回到普羅旺斯,陪著安端經營店鋪車的生意。
他們一起開著流動店舖車,馳騁在普羅旺斯的山間小路,累了就停下店舖車,在鄉間裡擁吻休息。
沒有激情,但流露出的是最日常的感情,一樣很感動。



安端回家鄉的這個夏天,也慢慢的將父子間的縫隙修補了起來。
穩定的愛情、回溫的親情,還有濃濃的人情味。
安端終於在他多年前,負氣離開的家鄉,找到了歸屬感。
這是轉向的當初,意想不到的大驚喜。




圖片來源:開眼電影

shin915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